全国颈椎病治疗费用联盟

一个校园失踪案件牵引出一个多年悬案,进而让一个神秘的人逐渐显露身世身影

毒舌来袭 2020-06-29 14:31:03

1
第一章 君府

第一章君府

长风城。位于神岛大陆南部,是一座繁华昌荣的边远古城。

远远望去,长风城由二十多丈宽的护城河围绕,深不见底的河水泛着幽暗的光芒,带着种撕扯心神的力量,仿佛,只要一靠近,就会被无情的吞没。进入城内的唯一通道是城南的一座巨大的吊桥。走过吊桥,来到城池脚下,气势雄伟的城墙矗立在眼前,那高达三十多丈的城墙,让人生起一种无力感,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无力。

穿过长长的城门走廊,来到城池内部。一条宽阔无比的街道呈现,说其宽阔无比,足可以让百匹战马并排行走。就是这样的一条街道把长风城南北分为东西两半。城内屋宇鳞次栉比,高楼亭阁,排然有序。街道两边,食肆酒楼林立,各种叫卖声不绝于耳。行人摩肩擦踵,车辆如若长龙……有人曾尝试过,从南城走到北城,差不多要用一天的时间,可见这长风城之大。城内除了中间一条主街把长风城分为东西两半,两边的侧巷又把这繁华的城池分为了不同格局的小部分。从空中鸟瞰长风城,会发现,它的布局犹若星罗棋布,给这座古城平添几分神秘之感。

“闪开!快闪开!驾……”

惊慌失措的人们急忙让开一条通道。只见从大街北方,风驰电掣的飞来一匹剽悍的枣红色战马,眨眼间呼啸而过,速度之快让人来不及看清马上之人的容貌。

“这不是君府的‘疾风’嘛?!怎么君府出什么事情了吗?连这匹君老爷视如至宝的‘疾风’都出动了!”

“是啊!真的是‘疾风’!看来君府有大事情了!”

“听说是君夫人要临产了……”

“啊!不是吧?!据传言,君夫人怀胎已经十年之久,却迟迟不见动静。。。”

“是啊,我还听他们府上的一个下人说,十年之前的一个下午,君府突然被一片红光笼罩,片刻就消失了,真是异象啊。。。”

……

“这其中缘故咱们这些平民怎会知道……”

“走啊!去看看啊……”

……

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喧闹的人群中夹杂着人们的议论与猜测。不少好事者已然撺动着人群往君府方向赶去。

君府。坐落于长风城东侧中部。占地百十多亩,是长风城最大的宅院。它的主人是君氏一族。传说君氏一族自从这长风城建立就已存在,而长风城具体建立于何年代,古城之内却无人知晓。

穿过几个闹市区,来到古城东侧,一座古楼巍然耸立。

古青色的墙砖堪比离其不远的城墙,古朴的灰青色,散发出一种沧桑久远的气息,如若亘古之时就存在于此。门封之处,两尊威武的门兽各守一边,狮首,麒麟之身,脚踏祥云,通体以南海神玉雕刻而成,神态惟妙惟肖,仿佛活物一般。夜晚之时,更是发出灿灿白光,大有同星月争辉之势。朱红色的大门,能有三丈多宽,给人一种坚不可破的直觉,大门之上,一副牌匾高高的悬挂其上,镏金色的三个大字‘君天府’,以古篆成字,以和大门同色的朱红配之,显得整个门楼庄严神圣,以及主人的非凡地位。府内,房屋错别有致,亭台楼榭,假山流水,镶嵌其中,小径通幽,百转迂回,奇花异草处处可寻,整体搭配远观凌乱,近看却井然有序,不失协调之美。

东厢房外,一帮女佣人正忙碌的出出进进。门外,一位头挽飘云发髻,国字方脸,剑眉星目,全身一袭白衫,脚踏七星芒鞋,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正着急的在外边来回的走来走去,时不时停下向房内张望。

“君安,二少主回来没有?”此时,中年男子一脸着急之色,拉住旁边一个府丁问道。

“老爷,二少主已经去了半个时辰,相信应该快赶回来了。”君安忙拱手答道。

“你去接一下,无论如何也要在一刻钟之内,把风婆接回来,赶快去!”

“是!”

君安转身出门,门外早已有人备好快马。

长风城外,一匹快马飞驰而来。马背之上,一青年男子单手握着缰绳,一手扶着身前的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风婆婆,我们必须以尽快的时间赶回,所以让您颠簸受苦了。”

“呵呵,不凡不必客气。君夫人怀胎十年,此时临产,本就要刻不容缓。况且这方圆万里之内,唯有你们府上的这匹‘疾风’脚力最快,若是我再选乘其他马匹,岂不耽误了时间,误了大事了。”中年妇女微笑的答道。

“是啊,母亲怀有身孕已差不多十年有余,真是前所未闻的事情,唉……”君不凡望着前方,眼底闪过一丝担忧。

“君文,为何门外如此吵闹?”那中年男子从正堂内走出,对身边一随从问道。

“老百姓在大街见到二少主骑着‘疾风’驶过,料想咱们府上肯定有什么事情,所以一些好事者聚集门外。我去赶走他们……”君文说着就要往门外走去。

“不必了,吩咐厨内,做些点心之类,分发给予他们,让他们各自散了吧。”

“这……”

“夫人就要临产了,就算是做些善事,好保佑夫人顺利临产,母子平安吧!”

君老爷眼望天际,尽管他刻意压抑自己的内心欢喜,可还是有丝丝笑意尽浮嘴角。平凡之人,怀胎十月,而夫人却怀胎十年,他等的都有些茫然,也有些害怕。不知道这个让他等了多年的孩子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要孕育如此之久。传说中,上界天神哪吒也才只是孕育三年,出生之时,以肉球包裹,不知自己的孩子会有什么样的异象。

昨夜突闻夫人即将临产,那份喜悦是无法掩饰的。于是遣二子君不凡骑乘自己多年以来视如至宝的宝马‘疾风’,去长风城南风雪谷,恭请名满神岛大陆的神医风婆。

传说这风婆已有百岁高龄,外貌却看似只有五十多岁。年轻之时,曾救治过一位因负伤镝落凡间的天神,后来那位天神回归上界之时,为了报答风婆的救命之恩,传授于她岐黄之术,风雪谷因此而名动神岛大陆。

 
2
第二章 血婴

第二章血婴

自太古至今,人作为凡世间灵长类动物,高高在上的主宰着这个世界,掌握着其他生物的一切生杀大权。然而,人类亦有自己的生、老、病、死。从生到死之间,经历着各种凡间磨难,世事的喜怒哀乐,人情之间的爱恨离仇,以及生活的酸甜苦辣咸。到最后,终亦是要化作一堆黄土,消逝在这个繁杂的尘世。

太阳已然西下,傍晚的云霞染红半个天空,和那红彤彤的夕阳相互映衬,使得整个长风城被蒙着一层红晕,古老的城墙,幽深的城池,浑然天成了一幅自然美景。

君府大门外,原本吵吵嚷嚷的人群,在君老爷的授意下,分得一些点心之类的恩惠,各自识趣的离开,俗话说“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软”。片刻后,这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安静,只剩下那两只玉刻门神兽,静静的望着前方,仿佛守护着什么。

君府东厢外,君老爷一脸焦虑之色,看着那些女眷进进出出,似乎想问些什么,却始终没说出口,只有着急的在门外踱来踱去。

“老爷,二少主回来了!”一位佣人匆匆的赶来对君老爷说道。

“君老爷最近可好啊?是不等的有些着急了?呵呵,夫人吉人自有天相,放心吧,有我老婆子在,保证她们母子平安。”

疾风仰首长嘶。君不凡从马背之上飘然而落,说不出的飘逸、潇洒、自然。风婆亦是扭身一转,轻盈的落地,显得如此利落,根本让人觉得她已是百岁高龄之人。

“哈哈……婆婆远道而来,本应傲天亲自前去请驾的,如今府上琐事繁多,抽不开身,所以才让犬子前去,望您老海涵!”君傲天说完深深一躬。显然这风婆的影响力足够大的。

“傲天,你若是说这样的话,就有些见外了,呵呵。好了,不多说了,还是你夫人临产要紧,快带我前去吧。”风婆说完径直朝东厢房走去。君傲天恭敬的跟在后面,送到门口,道:“婆婆若是有何需要尽管吩咐就是,傲天随时在门外听您差遣。”

“女人生孩子这种事情,男人根本帮不上忙。你就静候佳音吧,呵呵。”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不觉间已是星斗漫天。东厢房,依旧是人影忙碌。整整一天了,孩子却还是迟迟不见动静,难道是……君傲天的心里那个着急啊。

呱呱……

突然,一声婴儿的啼哭声忽的响起。君傲天的心底,一块石头落了地。长吁一口气,坐在旁边的石凳之上。脸上喜悦之情悠然升起。十年了,终于还是盼到了尽头,盼来那做梦都会听到的婴儿啼哭声。

君傲天双手一合,遥对天际一拜。可就在这时,他的脸色突然来个180度的大转弯,瞬即那,变得极其难看。

只见那夜空之上,原本深邃的星空,此刻正慢慢的变得血红,四面八方,正有大小不一的红云慢慢的向着君府上空聚拢,转而合成一团,使君府上空好似笼罩在一片红霞之下,只是这红霞显得有些怪异。血红的颜色之中,夹杂着些许淡黄,形成的形状如若婴儿一般,说不出的诡异。与此同时,东厢房内,瞬间爆发出一片红光,冲天而起,撞击在那上空的红云之上,于那红云合并一起,顿时,红色之光,直冲九天之上。方圆万里之外,都可看的到这天地异象。此时的长风城,被这红光映衬的一片血红。

瞬间,只是一会瞬即的时间,红色光芒忽的消失,半空中,只剩那红云依然停留在君府上空。不过此时它正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不多时,它的形状渐变为一个婴儿的模样,简直就是一个婴儿,只是血红血红的。那血色婴儿仿佛正在成长之中。他站起来了,是的,站了起来。悠的,眼睛也睁开了。两道血红的神光突兀的射出,向着君府大门之外的方向,一闪而没。继而,那血色婴儿身影一闪,进入了东厢房之内。

君傲天呆呆的站在那里,不知过了多久,突然疯了似的,跑进东厢房内。

“夫人,婆婆,你们没事吧??!!”声音中夹杂着一丝颤抖。与此同时,后面一人冲了进来,撞到了他的身上。“爹,娘她没事吧?刚刚那…...”君不凡也是颤声问道。

“傲天,刚刚孩子出生之时,发生了一件怪事,连同孩子出生的还有一道红光。那红光转瞬即逝,但过了不久又回来了,没入了这孩子的额头之上……

“快看,额头上有一个红字……”君不凡突然叫道。

只见那孩子额头之上,一个血红的字体,时隐时现。那字成古篆体,几人仔细看了好久,才认出那字是一个‘杀’字。

“此子出生之时,红光满天,又有‘杀’字印于额头,不知是我君氏一族哪位先人触逆了上天啊……”君傲天昂头长叹道。

“老爷,门外有一道士求见。”门外君安的声音响起。

君傲天几人面面相觑,今晚真是怪事连连。这老道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赶到,看来事情有些蹊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