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颈椎病治疗费用联盟

一所特殊的学校,带劫后余生的人一起“回家”!

上海生活圈 2020-01-13 16:28:11


它像是一个怪物

被它抓走的人要么死要么残

它更像是一个虫洞

被它吸走的人就像是被打回到了人生的起点


它就是“卒中”“卒中”“脑卒中”俗称“中风”,是我国居民的头号致死原因。就算中风能够死里逃生,之后的痛苦生活也“在劫难逃”


所有一切本应理所应当的技能全部被剥夺。走路、说话、吃饭,甚至是最基本的手部的把抓握动作……你不知道穿越时空之后,还剩下什么……


对于卒中患者来讲,想要在“穿越时空”之后重新“回家”,就必须像婴儿一样开始漫长的重新学习之路。


重新学习并没有那么简单,一个年过半百的卒中患者想要重新站立行走,甚至比婴儿学会站立行走还要难上加难。


他们不仅需要通过专业的物理治疗恢复独立活动能力;更需要来自各方面无微不至的心灵关怀,使他们重获信心,早日回归家庭和社会。每一个动作的学习都需要康复师的专业指导和心理支持。


所以,对于卒中患者来说,他们需要一所特殊的学校,一所能让他们再次穿越时空隧道回到正常生活的学校。



一所特殊的学校

         A special school


就这样,一所面向卒中幸存者开放的特殊“学校”——SIMC霁达康复中心孕育而生了。


在这里,“导师”会根据每一位“学员”的实际情况量身定制“个性化康复”课程,分“学科”专人专授,予以真正意义上的“一对一”指导。同时,来自德国的康复理念和完善体系以及世界一流的设备也将为学员带来全新的“再学习”体验。


入学评估


很多卒中患者个体间的症状表现差异很小,可能需要对某些细微之处进行观察和判断,这就需要详细辨别患者的疾病过程、受损位置和症状表现;针对个体的细微差异,定制相应的治疗方案。例如,仅针对不同病情的手指康复训练方案就有100多种。只有一对一的康复指导才能实现精细化管理和个体化康复。



全面多样的课程


在这个学校里,每个学生的基础都参差不齐。必须掌握每个患者的情况,在病情动态评估的基础上,开展物理疗法、作业疗法、认知疗法、言语疗法和心理疗法等多元化治疗手段。另外,学校还专门设计了多样化的治疗课程,比如画油画、做手工、下棋等,寓“治”于乐。


以“学生”为主


病人的主观意志对康复周期长短和效果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同时也是为患者设置康复目标的重要参考维度之一。


比如,一位患者爱好书法,他最大的愿望是能重新拿起毛笔写字。那么,医疗团队就要首先评估他通过康复达成这一目标的可能性并针对这一优先目标制定康复方案,这样做是因为康复治疗的成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患者的自身主观意愿和意志。这样就注定了,每一个“学生”的方案都不相同。



一对一负责的康复管家

One-to-one rehabilitation housekeeper


霁达康复给每位患者配置了一名康复管家(case manager)。他(她)将全程陪伴患者及其家人,给予他们支持和关怀。这位贴身的专属病案管理员不仅负责监督和鼓励患者完成康复计划,也是患者和家属的专业陪伴以及病患与医生、护士和康复师之间的沟通桥梁。



想象不到的辅具

 unanticipated accessories


SIMC霁达康复中心引进的不仅有国际一流的 “HOCOMA康复三大件”,还有互动有趣的IMOVE体感机等国际最先进的康复设备。此外,为了帮助卒中患者能够早日回到正常的生活和工作中去,作业疗法是必不可少的。

这种疗法能教会患者如何在身体功能不完全的情况下通过使用辅具来完成日常生活和工作中的各种“任务”,如吃饭、刷牙、上厕所等等。

除了常规辅具外,康复中心内还有一个专门的小房间有先进的设备可量身订做特殊辅具,让患者在出院后也能得心应手地使用。


我国每年脑卒中新发病例超过200万,有约1100万脑卒中幸存者;其中有3/4的幸存者会出现不同程度的残疾,部分或全部丧失独立生活和劳动能力,重度致残者占40%以上。他们都是被迫穿越的人,他们死里逃生后最希望的就是回归自己本来拥有的正常生活。


德国卒中康复专家、霁达康复医疗负责人Paul Schönle教授说:“我们希望给卒中患者提供一个可以重新学习的‘学校’。帮助他们重新掌握生活的技能,恢复独立生活的能力、自信和尊严。”



关于SIMC霁达康复中心


上海国际医学中心霁达康复中心(SIMC霁达康复中心)由勃林格殷格翰旗下霁达康复团队(Consanas Rehabilitation)与上海国际医学中心(SIMC)共同合作,首次将德国模式卒中康复引入中国,希望用历经百年的德国神经康复理念与循证医学经验造福中国的脑卒中患者。


*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