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颈椎病治疗费用联盟

改革开放40年的6波”造富“浪潮!却让倒爷、传销都逆袭成功了!(深度)

金融and人生 2020-05-11 09:27:56


前段时间,在一份关于中国富人的调研报告中提到:中国高净值家庭数量已增加到210万户。2016年中国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达126万亿人民币,世界排名第二;其中高净值人士掌握的可投资金融资产已达54.18万亿元,占比43%

 

更令人震惊的是,中国富人不仅钱比普通人多,赚钱的速度还比普通人快:2011年至2016年,高净值家庭总体财富实现了年化25%的增速,高于普通家庭14%的增速。

 

注:“高净值”家庭是指家庭可投资金融资产超过约600万元人民币。 “个人可投资金融资产”不包括房地产、奢侈品等非金融投资资产。以上数据来源于兴业银行《中国私人银行2017》报告。

 

唐太宗曾说过: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本着求知和学习借鉴的精神,研究一下这些高净值人群,发现他们大都是1979年改革开放后的“产物”,财富积累的时间最长不过40年,而他们“暴富”的方式无外乎以下几种。

 

一、倒爷


“倒爷”就是我们俗称的“二道贩子”,是上世纪80年代出现的一种特殊群体,当时的暴发户主要是“倒爷”。由于当时我国实行“汇率双轨制”,国内外商品价格差距很大,于是催生了一批“倒爷”。他们利用价格差进行倒买倒卖,小到肥皂等日用品,大到钢铁汽车等都能买卖。

 

 

这其中最出名的就是牟其中,号称当年“中国第一倒爷”,他曾创下了“罐头换飞机”的传奇——当年他用价值4亿人民币的500车皮日用小商品把苏联的4架飞机换回中国,就这一笔生意他就从中赚到了近一亿元。据说当年冯仑(万通董事长)、潘石屹(SOHO董事长)都曾是他的手下干将~

 

二、股票


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股票刚发行,大部分人对这一新鲜事物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不敢接触。为了“推销”股票,政府甚至以红头文件的名义按人头分配,要求各单位的国家干部带头购买。后来几乎所有的股票一上市就疯涨,也因此最先投资股市的人几乎就在一夜之间就成了百万富翁甚至千万富翁,很多人由此获得了第一桶金。财富效应随即带来的就是当年的“炒股狂潮”。

 

 

三、世界工厂


改革开放后,国际资本看中了中国的廉价劳动力,纷纷涌入,很多民营制造业抓住了这个机遇,由此身价十倍增长,成为亿万富翁。其中的典型代表就是大家熟悉的“温商”群体了。


 

四、房地产市场化

 

1998年的时候,为摆脱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开始了“房改”,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拉动内需的政策,为个人房贷提供政策支持,由此房地产市场进入了高速发展的时代。

 

房地产市场化的直接后果就是房地产价格的市场化,人们对房产的需求被激发出来,导致房产数量供不应求,房地产价格节节攀升。以至于如今中国亿万富豪中近一半是房产商,其中身家最高的王健林资产总额达到了307亿美元


 

五、互联网弄潮儿


2000年初的时候,互联网开始在国内兴起。那时候如果你是在当地第一家开网吧的,赚个几百一千万也不是什么难事情的。Xman依稀记得那个时候的网吧几乎每天都是爆满......



六、拆迁补偿款


随着城市的扩建,许多城中村面临着被拆迁的命运。这些在以前或许是城市里最落魄的群体,转眼间变成令人羡慕的利益即得者,成为人们眼中一夜暴富的“拆一代”。这其中最出名的莫过于2016年被炒的很火的深圳水贝村,传闻该村因拆迁每户拿到2亿元,虽然最后证明这个新闻是谣言,但因拆迁一夜暴富的新闻却屡见不鲜~

 

.......


细研究了以上的六种“暴富”行为,很不幸地是自己生不逢时,一个也没赶上。错过改革开放的红利,没赶上股市爆红的行情,在雄安还没有房子...难道真的只能投胎做个富二代,继承财富了吗?

 

不过有专业人士警告:未来3年内80%的中国富人将返贫,他们精神太过贫乏,物质太过嚣张,当社会游戏规则改变时,他们守不住财富积累。


这两年阶层固化成了一个热门话题,底层的渴望阶层上流屌丝逆袭,中层的担心阶层不保被迫下流,顶层的要保持现有阶层忧虑黑天鹅事件(政治/法律/群众风险等),全民陷入焦虑。


阶层的晋升和巩固最重要的就是财富的增长和保值,虽然财富不完全等同于阶层,但却是阶层的重要指标和物质基础,很多情况下财富也就等同于阶层。若照此理论,财富逆袭/阶层晋升的路是否已走入尽头?


1


近四十年财富逆袭路径


改革开放近四十年,我国经济是一个从物资短缺到物资过剩、国内外势能差(人力成本/资本多寡/科学技术等)日趋缩小的过程,在此期间创造了巨大财富,许许多多的人由此得以在一代人之内实现财富逆袭。


其大致路径如下:


放松管制后的商品/服务贸易,小商小贩摆摊设点的兴起及随后体制内外价格改革产生的倒爷群体;

以“三来一补”为特征的沿海地区出口制造业(多为乡镇企业)的崛起;

到了九十年代前后,一批创品牌/搞技术/会营销的制造业(格力/海尔等)开始出现;

2000年后,因加入WTO带了近十年的外贸繁荣;

2003年后开始发力的房地产行业及稍前已经兴起的重化工业;

2008年后为刺激经济大干快上的铁公基基础设施建设及2012年后开始逐渐兴盛的互联网经济等等。


六七十年代及八十年代前期出生的人只要抓住其中的任何一波机会,都能实现财富的逆袭,因时代给予的机会如泉水般喷涌而出,受益个体千千万万。


如果稍微思索一下你会发现,越往前财富的逆袭越需要胆子大、敢闯敢干,越往后越需要技术/营销/人才及消费者分析研究。


是的,财富逆袭越来越难——这也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在物资匮乏的短缺经济下,只要有商品/服务就能卖的出去,因为消费者没得选择,所以凡是胆子大能突破约束并能生产/提供商品服务的“能人”就可获得财富回报;而随着物资丰富乃至过剩,就需要由量到质的转变,并能提供个性化/高品质的商品或服务,而这绝非靠胆量就能做到。


这也是当下实体不赚钱的原因:经营者要么抱着之前短缺经济的思路,要么提供的商品或服务不能满足消费者个性化的需求,要么找不到对口的消费者,要么商业模式没有创新,而要解决这些问题就需要更高素质的经营者——可能快速迭代升级的人毕竟是少数。


2


纵向比减少横向比增多


阶层固化、财富增长停滞是经济发展一定阶段的必然产物——出彩的人毕竟少数,更多的是普罗大众,商品/服务量的增加相对容易,而其质的提高却要困难太多:优秀的商品/服务需要优秀的人去研发它,而天才有限产品研发创新的速度就会缓慢。


中国这四十年财富增长本应是缓慢的,是因为二战后三十余年的闭关锁国造成了国内外技术/资金/管理/生产上的巨大差距。


国外在第三次科技革命推动下一日千里,积累了大量先进的东西,通过对外开放并借助中国的人力成本优势,能引进和模仿现成的东西,根本不用费时费力的研发,拿来即用就好了,因此能很容易的增加商品/服务的数量,财富也就很容易的创造的出来。


现在这种国内外的势能优势消失,海内外越来越在同一水平线,能生产的/能满足的都已基本实现,已无现成模板可供学习了,此时的财富增长就需要自主研发创新来引领世界,而这是很难的——它既需要整体环境和配套体系,也要靠运气(出现类似瓦特/爱因斯坦/乔布斯似的天才)。


是的,现在财富逆袭的机会比过去减少很多,可以肯定是会越来越难。现在钱不好赚、财富增长慢是因为过去太容易了——而过去的四十年在历史千年的长河中是非常态的,不能把这种非常态看成常态和理所当然。也因为中国与东南亚/非洲等国家存在人力/技术/生产上的势能差,所以中国企业这些年都在把企业往这些地区迁移。


纵向比财富暴增的机会在减少,可此时与其他国家横向比却蕴含着众多的机会。相比西方国家动辄2%上下的GDP增幅,中国6%以上的涨幅已属高的了,并且中国的GDP总额全球第二,绝对增长额也不小,这期间就隐藏着巨大的财富逆袭机会。


中国人口规模优势、互联网技术和应用上的世界领先,能让没关系/没施展平台的优秀人才更能靠自己的实力实现财富的逆袭。



3


财富转移成逆袭新路径


过去四十年当中,虽然存在转移财富的逆袭之路——最早以体制内外的价格差倒卖物资、靠关系走后门的权钱交易、国企改制过程中的贪腐和内部人控制、骗补骗贷等转移国家补贴等等,但不是主流(感觉是主流,是因为新闻为追求眼球的大幅报道),更多的是因为整体社会财富蛋糕做大了,每个人分配的机会和份额增多了,并实现了财富暴增。


可这些年,我们明显感觉到在社会增量财富增幅变小的情况下,存量财富的再分配已成为逆袭的新途径——不管是非法的还是合法的。


一直就存在的坑蒙拐骗也在升级换代——以担保公司形式存在的民间借贷、以原始股/私募基金形式存在的非法集资、以互联网金融形式存在的P2P骗局、专门面向老年人的保健品/理疗蒙骗、各种形式的电信诈骗……


此外就是因国家货币/财政政策造成的财富转移——国家刺激经济超发货币造成有贷款的人对不贷款的人财富转移、国家挺楼市拉经济造成买房的人/买大城市房的对没买房的人财富转移、国家修高铁搞基建造成沿线城市居民对未经停区域居民财富的转移、国家造股票牛市产生原始股东/提前埋伏的人对后来接盘侠财富的转移……


我们也能看到财富转移的大致原理:善于管理财富的人向不善于管理财富的人进行转移、大城市/中心城市/创新类城市居民向偏远地区/农村地区/小城市居民进行转移、持有资产的人向持有储蓄现金的人进行转移……


随着技术进步、产业/消费升级、互联网/新经济兴起,聚集了大量年轻人/技术知识精英/互联网新贵的行业、领域、城市获得了财富的核裂变增长,而过去传统的能源类/重化工类/轻工业类/制造业类行业和城市在逐渐的衰落,财富被一步步转移出去。


4


逆袭非常态,固化才是


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阶层固化财富稳固才是常态。这种社会稳定的状态被打破要么是因为群众革命/国家战争,要么是因为科技革命/体制改革。


历史上的每一次朝代更迭都是社会财富聚集到一小部分手中,通过革命进行财富再分配的过程,之后再聚集再革命,以此形成周期循环;历史上的每一次战争,都是社会财富争夺的过程,胜利者对失败者的争夺,社会财富的再次分配。


除了造成财富和人员重大损害的革命战争外,科技进步和体制改革对社会财富增加更有益——前面是存量财富的再分配,并造成了很大的牺牲;后面是增量财富的再创造,是在没有牺牲的情况下社会财富总蛋糕的变大,如蒸汽机革命/电力革命/信息革命,及中国近四十年的改革开放。


所以在人类史中,更长的时间是阶层固化和财富稳定/聚集的状态,而财富的逆袭是周期性出现的,到了近现代,财富逆袭才以更文明的技术进步和体制改革来实现——但这种改变也不会是常态,因为它带有很强的运气成份,人类至今也就发生了三次技术革命,第四技术革命什么时候到来,谁也说不准——下次财富普遍逆袭的机会就出现在下次科技革命到来之时,而在此期间,财富的逆袭只会是少部分人的事。


当普遍财富逆袭的局面逐渐消失,因我们已经适应了三五年财富大变样、“风水轮流转今天到我家”的好时代后,在逐渐步入正常化的过程中就显得很不适应——不管你是否习惯,这就是历史规律和今后的现实,我们也要面对一个阶层日趋固化和财富日趋稳固的年代。



后记:

1982年做了小商小贩,1992年下海经商做了企业、2002年做了外贸并开始买房、2012年进入了互联网行业,估计没一个人都能照此全部踏准财富的节拍,但只要踏准一次就够了——即使踏准了,更多可能也是运气而非有意为之。


财富逆袭虽不会再是普遍现象,但互联网的发展已能让信息更加对称,能让有才华/有野心/有技能的人更有逆袭的机会——他们本就应该获得,这是阶层固化的年代里推动社会进步的积极力量。当然每一个时代都有众多逆袭的机会,当我们每每感叹十年前的机会多,殊不知十年后我们也会发出同样的感叹。